恺撒大帝

[开心阅读38]夫差为什么成为不被看好的接班人

夫差为什么成为不被看好的接班人

 

历史往往是由女人推动向前的,虽然她们不像男人那样,总是在历史的前台抛头露面,争斗搏杀。她们只是深隐于幕后,偶而露峥嵘。

 

太子波元妃的去世,最初看似无关宏旨,但随着吴楚越齐之间形势的变化,却变成了一个事关国家命运的战略要素。阖闾和伍子胥以此为基,成功“胁迫”齐景公忍痛割爱,将幼女少姜远嫁吴国。随之,深陷抑郁、思乡心切的少姜在吴国很快就香消玉殒。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太子波竟然对少姜痴情成狂,也是一病不起,最终导致吴国王位的继承者出现了空缺。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就绝不能等闲视之了。

 

太子乃国家之根本,太子波的意外过世,必然会对吴国的政治走向造成重大影响,并进而延及与吴相邻的楚越等国。

 

太子波之死当然让阖闾伤心不已,但作为一个杰出的政治人物,他很快将悲伤搁置一旁。因为,当前最重要的是尽快确定由谁来替代太子波。从这个角度来看,阖闾要强于至情至性的齐景公,但未免也在人情味上落了下风。

 

亲身经历过刺杀吴王僚夺位和夫概叛乱的阖闾十分清楚太子的重要性。只要这个位置一天悬而待决,人心就一天不能安定下来。王位的觊觎者们必定会绞尽脑汁,阴谋百出。所以,阖闾必须快刀斩乱麻,赶快确立新的太子。

 

阖闾当然不止一个儿子。已故的太子波是阖闾的长子,在破楚之役中曾经随父出征的公子山是阖闾的次子。

 

当初在郢都时,公子山与夫概曾经抢夺囊瓦之妻,却以失败告终。阖闾对背叛自己,又投奔楚国的夫概恨之入骨。而公子山对强悍勇猛的夫概畏之如虎,如果让他继位,阖闾担心一旦夫概奉楚命来袭,公子山根本压不住阵脚。正是这一点,让排行第二的公子山失去了被立为太子的资格。

 

那么,到底谁能够成为新的太子呢?

 

就在阖闾内心犹疑不决的时候,他年龄较小的儿子中一个名叫夫差的就开始活动了。

 

这个夫差已经二十六岁,长得昂藏英伟,一表人才。但不知道为什么,阖闾很不喜欢他,认为他“愚昧不仁”,难当大任。这样的“第一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所以,尽管夫差心思很活络,但看起来他成功的希望很渺茫。

 

不过,夫差很快用实际行动证伪了阖闾对他的偏见。夫差一点也不愚昧,相反却聪明得很。

 

他直接去找了吴国的第一重臣伍子胥,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我想成为太子,希望相国助我。这只需要相国您说一句话就能决定了。”

 

伍子胥立即就喜欢上了这个器宇不凡、说话直爽的年轻人!这自然是人际交往中的相似性法则所起的作用。

 

所谓相似性法则,就是指我们在社会交往中,往往对那些在形象、气质、兴趣、态度、价值观、家庭背景等方面具有相似之处的人抱有好感,并且有较大的可能发展出较为亲密的关系。或者说,人们更愿意对与自己存在某种相似性的他人施以援手。

 

西奥多·纽科姆的一个经典实验对此做了很好的证明。在一个新学年开始的时候,纽科姆将密歇根大学的男性学生随机分配到了某一个寝室。结果,男生们和那些与他们有着相似地域背景(比如,同样来自农村),以及与自己有相似态度和价值观的人(比如,同样是工科学生或同样都具有自由的政治态度)成为了朋友。

 

而相似的人格特征(性格、气质等)同样也会增加好感和吸引力。一项关于男同性恋的研究发现,同性恋者寻找的是和自己人格特征相似的人。那些在典型男性特质测验中得分高的男同性恋者最希望寻找到一个逻辑性很强的伴侣。而逻辑性很强,正是一种典型的男性特质。而那些在典型女性特质测验中得分高的男同性恋者,则最希望寻找到一个表达能力很强的伴侣。而表达能力强正是一种典型的女性特质。

 

伍子胥本人身材魁梧,状貌奇伟,在他跌宕起伏的经历中,一直坐享不凡外表带来的滚滚红利。昂藏英伟、一表人才的夫差仿佛令伍子胥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而更要命的是,夫差说话的方式也像极了伍子胥,都是直来直往,毫不忸怩作态(指“我想成为太子,希望相国助我”这前半句)。

 

这两大相似性顿时令伍子胥的喜爱之心油然而生,而夫差的后半句话更是让他心花怒放。立太子可以说是整个吴国最为重要的一件大事,但夫差竟然说“这只需要相国您说一句话就能决定了”,显然,这是对伍子胥的地位与作用的最高等级的认可与赞赏!而从夫差直愣愣的说话方式来看,这并不像是阿谀奉承之语。其实,真正高明的拍马屁就是这种不着痕迹的方式。

 

综合以上这几点,伍子胥立即打心底里喜欢上了夫差,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的请求。

 

能够想到借助伍子胥的力量来达成心愿,并能成功地说服伍子胥成为自己坚定的奥援,这样的夫差,怎么能说是“愚昧”呢?可见阖闾对他的评价,实属偏见。

 

过了几天,阖闾找伍子胥商量太子人选。伍子胥立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选夫差!

 

阖闾摇了摇头,说:“夫差愚昧不仁,恐怕难当大任吧。”偏见总是这样,只会愈演愈烈,却不会烟消云散。阖闾此刻当然不会知道,后来正是这个不被他看好的儿子,最终完成了连他本人也不曾实现的霸主之梦。

 

伍子胥坚定地说道:“依我看来,夫差信以爱人,敦于礼义,可算是诸公子中最合适的人选了。”

 

阖闾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您这么认为,寡人就听您的吧。希望您好好地辅佐他。”

 

阖闾为什么这么快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呢?是不是伍子胥的这句话具有非同凡响的说服力?

 

伍子胥的话其实也只是普普通通,但关键的是,说话的人是伍子胥,而不是他人!

 

此刻伍子胥在吴国的地位举足轻重,而他的这个地位,并非凭空而来,而是靠着他二十多年来的丰功伟绩锻造而成的。可以说,伍子胥是整个吴国除阖闾之外最有影响力的人。而且,伍子胥在攻楚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对楚国人的决绝无情,彻底洗刷了阖闾此前对他的外群体偏见(伍子胥本是楚国人),而获得了阖闾最高等级的信任。

 

以这样的一个权威人物来力挺夫差,当然会令夫差在备选的诸公子中脱颖而出。

 

而另一个方面,阖闾的其他几个儿子,也确实没有出类拔萃,能够让他一见倾心的。矮子里面拔将军,夫差也就算是差强人意的了。

 

阖闾年事已高,而伍子胥比他年轻,等到太子继位,伍子胥肯定是排位第一的辅佐大臣。如果改立别的儿子,和伍子胥心意不投,君臣失和,就大不利于吴国。考虑到这一因素,阖闾沉默一会儿后,就如伍子胥所请,决意立夫差为太子。

 

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竟然完全如夫差所料,仅靠伍子胥一句话就决定了。可见夫差的政治洞察力和判断力均非同小可!

 

夫差被立为太子后,对伍子胥感激不尽,立即再到伍子胥府上致谢,态度十分谦恭。伍子胥毫不客气地接受了夫差的谢意,并将这视为自己给予夫差的一个巨大的恩惠,从此以后,在他的潜意识中,一直以恩主的形象居高临下地对待夫差。

 

有话直说,从不掩饰,本是自我监控能力很差的伍子胥的招牌式做法。而为了炫示自己的权威度,伍子胥更是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地将他说服阖闾的整个过程告诉了夫差。

 

这是夫差第一次听到父亲对自己的评价。“愚昧不仁”这四个字就像一把利剑刺进了他的心灵,狠狠打击了夫差的自尊与自信,也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他被立为太子的喜悦感。

 

任何一个在社会群体中生活的人,都不可能不在意他人的评价,尤其当这个所谓的“他人”是整个群体中最重要的人时。出于对社会评价的顾忌,人们往往会约束自己的言行举止,以迎合社会规范的要求。而一个高自尊的人在得知他人对自己的负面评价时,决不会像一个低自尊的人那样自暴自弃,而是会付出加倍的努力,以证明他人的负面评价实属错误之举。

 

夫差正是一个高自尊的人。阖闾的负面评价深深地刺痛了他,但也给了他强大的动力。夫差暗自发誓,一定要做出一番不俗的业绩,把“愚昧不仁”这四字评语彻底地消灭,让自己成为一个“聪明仁义”的人。

 

再说伯嚭,得知夫差因伍子胥而被立为太子后,整个心态完全扭曲了。嫉妒,就像一座沉睡已久的火山般突然爆发,彻底吞噬了他所有的理智!

 

阖闾一直对伯嚭宠爱有加,伯嚭也据此认为自己在阖闾心目中的地位绝不亚于伍子胥。但是,这次的“续立太子事件”却给了他一次响亮的耳光。

 

首先,阖闾根本就没有找他商议续立太子的事情。其次,伍子胥一句话就决定了太子宝座的归属。

 

这两点归结在一起,清晰地表明,伯嚭在吴国的重要程度远逊于伍子胥。伯嚭妒火中烧,从这一天起,他和伍子胥的决裂就再也无法挽回了。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最默契的搭档,但再好的关系,也阻挡不了嫉妒的侵蚀。而谁又知道,这两大重臣的不和,又会给夫差的未来、吴国的未来蒙上什么样的阴影呢?

 

心理感悟:世界上最能摧毁友谊的是朋友的成功。

 


评论
热度(1)
我是一个天生完美的女性鉴赏专家,任何女人在我面前都会现出原形,只需三秒就能读懂女人,只需三分钟就能深谙女人心,只需一眼就能让女人刻骨铭心。

关注的博客